凝聚中山家電界的智慧力量

共同譜寫中山家電協會新篇章

2017年世界經濟:復蘇與風險并存

發表時間:2017-12-25 17:46來源:經濟參考報

2017年世界經濟表現良好,市場擔心的“黑天鵝”事件基本上沒有發生,在“灰犀牛”隱憂中,經濟復蘇得以維持并繼續向好。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在秋季《世界經濟展望報告》中稱,全球經濟進入上行周期,上行力度不斷增強,預計今明兩年全球增長率將分別達到3.6%3.7%

國際機構對2017年經濟信心增強并不意味著風險已經消除,一些長期未能解決的問題仍是世界經濟面臨的風險隱患。

全球經濟短期企穩跡象明顯

世界經濟增長在全球央行持續的扶持政策下得以持續。經濟復蘇由美國擴散至眾多發達與新興經濟體,全球貿易與跨境資本流動明顯復蘇。同時,不少國家的資產價格快速上漲,導致2017年末除美聯儲之外的主要國家央行相繼釋放貨幣政策正常化的信號。多個國際組織不約而同對2017年的世界經濟增長率做出樂觀預測。

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1128日表示,由于美國和歐元區經濟增速均超出預期,2017年全球經濟有望創下2010年以來最佳表現。聯合國1211日在日內瓦及全球多個城市同時發布《2018年世界經濟形勢與展望》報告。報告指出,2017年全球經濟增長趨強,增長速度達到2011年以來的最快增長,全球約有2/3的國家2017年的增長速度高于上年。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在秋季《世界經濟展望報告》中稱,全球經濟進入上行周期,上行力度不斷增強,預計今明兩年全球增長率將分別達到3.6%3.7%,大大高于去年的3.2%。歐元區、日本、新興亞洲、新興歐洲和俄羅斯經濟增長被廣泛地向上調整。

今年9月,世界銀行行長金墉表示,全球經濟整體上正處于一個增長走強的時期。今年二季度增速達到3.6%,為2010年年底以來最高水平,預計今年全球增長速度將高于世界銀行年初時的預期值。在世界銀行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2017年年會上,世行認為全球增長在過去一年出現回暖,投資、貿易和大宗商品價格以及支持性全球金融環境均出現復蘇。

警惕全球債務風險

國際機構對2017年經濟信心增強并不意味著風險已經消除。一些長期未能解決的問題仍是世界經濟面臨的風險隱患。

2017年全球債務率繼續上升,債務風險的控制對世界各國仍是嚴峻挑戰。OECD首席經濟學家Mann表示,雖然曾在全球金融危機前發出紅色警報的債務指標目前并未達到2007年水平,但已非常接近。OECD稱,企業債務的積累情況非常可怕。

世界銀行表達了對新興市場和發展中經濟體債務和赤字不斷增加的擔憂。據統計,2016年年底半數以上新興市場和發展中經濟體的政府債務占GDP的比重超出200710個百分點以上,三成國家的財政平衡惡化,赤字占GDP的比重超出20075個百分點。2016-2017年,隨著全球經濟復蘇,諸如土耳其、阿根廷、巴西等新興經濟體重新迎來資本流入、本幣升值、經濟復蘇、資產價格反彈等諸多利好,企業開始重新大量借入以美元計價的債務。一旦貨幣政策收緊加速,這些國家可能再度面臨本幣貶值與資本外流的沖擊。

發達國家中,美國聯邦政府債務規模2017年已經突破20萬億美元。特朗普稅改如果得以推行,美國聯邦政府債務占GDP的比重將進一步上升。要達到降低財政赤字和政府債務的目標,美國現在的經濟增速遠遠不夠。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指出,目前歐洲五國、美國以及日本的公共債務水平已經突破警戒線。

“灰犀牛”隱患不容忽視

世界經濟呈現出經濟發展溫和與資產價格快速上漲之間的脫節,也是一個風險。自美聯儲實施量化寬松政策以來,本輪美國股市的牛市已經歷時八載有余,目前股價已經是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以來的3倍。“特朗普牛市”是今年股市繼續上揚的一個重要影響因素。不過,一些分析人士已經認為,這其中存在泡沫。如果較高的全球風險偏好突然惡化,股市牛市將終結。隨著美股市盈率接近歷史高位,越來越多的經濟學家開始擔心美國股市未來由升轉跌的風險。羅伯特·希勒教授就指出,盡管他不知道本輪股市何時下跌,但一旦股市轉為下跌,其持續時間與下跌幅度都可能超出市場預期,不僅可能通過傳染效應沖擊其他國家資產價格,還可能通過負向財富效應影響美國的居民消費。其他發達經濟體的股市也已經歷了較長時間的上漲。此外,全球房地產市場也面臨過熱風險。

在國際貿易領域,貿易保護主義仍是一大隱患。2017年,全球貿易增長逐漸回升至4%,雖然預計仍低于金融危機前的水平,但帶動全球增長加快。然而,新的貿易限制措施仍可能不利于全球貿易回暖。特朗普的“美國優先”、努力捍衛自身利益是貿易保護主義在全球難以減弱的一個新因素。

美國重啟貨幣政策正常化進程已兩年,2017年下半年,主要發達經濟體也相繼釋放轉變超寬松貨幣政策的信號。如果貨幣政策正常化速度超過預期,全球金融環境的收緊更為迅速、收緊幅度更大,將對較脆弱的經濟體產生不利影響。比如在歐元區,債務高企的成員國的通脹和增長仍十分滯后。如果這些國家不能進行必要的財政整頓并實施結構性改革來提升增長潛力,一旦貨幣政策收緊就將面臨風險。部分新興市場的金融風險也可能因金融環境收緊而暴露出來,那些與美元掛鉤、具有高杠桿和存在資產負債表錯配的經濟體可能遭受更大壓力。

美國政府決策的不確定性仍是企業面臨的最大風險因素。特朗普所承諾的改革仍在進行過程中,不少政策尚未出臺,對于已經被國會通過的稅改措施,可能帶來的財政、經濟和社會影響仍待明確。美國放松金融監管也使全球金融危機以來在金融監管方面取得的進展出現倒退,這可能會降低資本和流動性緩沖或削弱監管的有效性,對全球金融穩定產生負面影響。這些持續存在的政策不確定性可能損害市場信心和投資。如果沒有鼓勵商業投資的新措施,經濟增長將從2019年開始放緩。

其他非經濟因素方面,如地緣政治緊張、歐洲地區政治風險尚未消散、治理薄弱和腐敗帶來的風險、極端天氣事件、恐怖主義和安全問題等都可能是使經濟增長脫軌的“灰犀牛”風險因素。這些因素在2017年若隱若現,在2018年仍需引起注意。


地址:廣東省中山市南頭鎮南頭大道中59號三樓電話:0760- 22519221、 22519223、22519226、22519228     傳真:0760-22519222     郵箱:[email protected]
3D 足球比分雪缘园 胜平负 广东好彩1 竞彩比分过滤 生肖时时彩 吉林十一选五 雷速体育足球比分 极速十一选五 365足球比分网 任选9场 大赢家比分网 福建时时彩 天津快乐十分 亚盘即时指数 上海快三